歡迎進入連云港海泰新能源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0518-85780823

新聞分類
News

聯系我們
Contact

連云港海泰新能源有限公司

手機:18151256277

電話:0518-85780823

QQ:1549964972

地址:連云港市經濟技術開發區花果山大道868號創智大廈16樓

網址:  www.rachelallyn.com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中澳天然氣貿易對壘,謹防第三國趁火打劫!

發布日期:2021-06-25 作者: 點擊:

作者簡介:昆士蘭大學天然氣研究中心榮譽教授、澳大利亞丹尼森天然氣(DenisonGas)公司執行董事、中澳非常規油氣論壇(昆士蘭大學和中國石油大學分別設有常設機構)召集人,2012-2016年期間擔任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非常規天然氣科技顧問。

自2020年初,中澳在政治上發生爭執,雙方貿易關系受到嚴重影響,尤其是中國對澳大利亞大麥、葡萄酒、煤炭等產品提高關稅,給這些關聯產業造成沉重打擊。澳大利亞油氣行業人士擔憂這種貿易摩擦會延伸至油氣行業。

這種擔憂不是沒有根據的。

中國最大民營油氣企業新奧集團(ENNGroup)曾是澳大利亞最大陸上天然氣公司桑拓斯(Santos)的最大股東,占股約15.11%。2021年3月新奧以每股7.33澳元的價格出售了約1.071億股的桑拓斯股份,占桑拓斯總股份數的5.14%。新奧減持使得桑拓斯股價下跌約2.06%。

據業內人士猜測,新奧集團是受到中方政府要求從桑拓斯撤資。

今年4月,有報道稱中國政府要求國內第二梯隊的液化天然氣購買商(規模上小于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的企業)減購澳大利亞液化天然氣(LNG)產品。

澳大利亞業油氣行業人士擔憂中澳緊張的經貿關系,如果持續升級,將對澳大利亞天然氣工業的發展造成重創,呼吁天然氣行業凝聚共識,以應對中澳緊張關系造成的難以預料的局面。

這種擔憂在上周召開的澳大利亞油氣生產與勘探協會(APPEA)年會上掀起了一場激烈的爭論。

天然氣生產大州-西澳州州長馬克.麥高文(MarkMcGowan)對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Morrison)的對華政策提出批評,稱中國和日本是澳大利亞最大的液化天然氣買家,莫里森政府過分挑釁中國的言論會對澳大利亞油氣產業造成傷害。呼吁莫里森政府停止挑釁中國。

澳大利亞石油大會(APPEA)是澳大利亞石油天然氣行業一年一度的盛會,起始于1960年。在這次會議上,各油企管理人員與聯邦政府官員、州政府官員面對面討論澳洲油氣行業發展戰略,并針對有關法規提出制訂和修改意見。

由于疫情,2020年APPEA大會未能舉行,今年會議合并了兩年會議的內容,會議意義尤其重要。在這次會議上,有兩大熱點引起與會者的激烈討論。

筆者以昆士蘭大學教授和澳大利亞天然氣生產企業的負責人雙重身份參會。

會議上的兩大熱點分別是:

一、如何處理與中國的貿易關系,避免天然氣產業受傷;

二、如何實現能源轉型,順應2050年全球碳零排放目標。

本文僅中澳天然氣貿易關系談一些個人觀點

1

中澳在天然氣貿易方面已經形成相互依存關系,

目前雙方維持斗而不破的局面

我先談一談雙方依存關系的緊密性。

中國是天然氣消費大國,2020年中國天然氣消費量達3240億立方米,近1315億立方米的天然氣需求要依靠進口來滿足。截至2020年末,中國天然氣消費對外依存度達40%以上,其中,進口液化天然氣(LNG)占中國天然氣進口總量的60%以上。

這種對外依存的關系仍在逐年增加,根據WoodMackenzie預測,到2030年,中國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將達65%。到2025年,中國的天然氣進口預計將達到2033.7億立方米,進口量以平均每年11%的速度增長。

中國對天然氣進口源選擇并不太多,主要貨源國為俄羅斯和澳大利亞。從其它國家進口的數量很小。

俄羅斯賣給中國的天然氣,主要靠管道輸送,大部分用于解決中國北方城市用氣問題。而中國沿海和南方地區的使用的天然氣大幅度依賴液化天然氣的進口。

中國2020年全年的LNG進口中,澳大利亞是中國最大的LNG來源國,來自澳大利亞的LNG達2900萬噸,占比高達46%,且每年以高于10%到20%的速度增加。

就中國而言,對俄羅斯和澳大利亞天然氣進口的依存關系已經形成。如果突然減少從澳大利亞天然氣進口的額度,勢必需要尋找其它貨源國替代。

從短期看,其它國家取代澳大利亞的可能性不是太高。

所以中方從國家能源供給安全角度考慮,不會貿然對澳大利亞液化天然氣的進口采取限制措施。最近統計數據也證實了這一點。中國5月份進口了725萬噸液化天然氣,比4月份的650萬噸增加了約12%,較去年5月同期增長約26%。

中國三大國有油企在澳大利亞液化天然氣生產企業均占有股份。

在20年前中國為了布局全球天然氣供應鏈,就開始投資澳大利亞天然氣生產企業,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參股了澳大利亞天然氣生產企業,包括天然氣的開采和液化天然氣的生產。到目前為止,這三家國企仍與澳大利亞油氣公司保持著良好關系。

2021年三家國企在澳洲項目投資也都按期到位,并沒有像外界所猜想那樣,所謂的撤資情況。

對澳大利亞而言,中國是天然氣貿易上的重要伙伴。

桑拓斯首席執行管凱文·加拉格爾(KevinGallagher)表示:澳大利亞是世界第一大液化天然氣生產國,產品主要供應給日本、韓國、中國及馬來西亞。

目前日本是澳大利亞液化天然氣的第一大進口國,在未來幾年中國將取代日本成為澳大利亞第一大天然氣購買國。

2019年澳大利亞LNG年銷售收入為486億澳元,由于疫情影響2020年銷售收入下降約25%,為362億澳元。

一旦中澳貿易戰波及到天然氣行業,澳大利亞整個經濟會出現造災難性的后果。所以澳洲方面,不愿意看到中澳油氣合作關系發生倒退。

鑒于中澳雙方已經形成互相依存的關系,盡管雙方仍有摩擦,雙方的關系不會走到破裂的地步。

2

澳洲企業領袖和天然氣生產大州督促政府修復與中國的關系

前面已經談到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LNG貿易伙伴,這種關系對澳洲的經濟發展至關重要。

在上周APPEA開幕式上,澳洲總理莫里森(Morrison)也談到中國是澳洲最大的貿易伙伴,會重視與中國的關系。

澳大利亞西澳州州長麥高文批評莫里森政府過分挑釁中國。他在APPEA開幕上針對聯邦政府對中國的挑釁提出了嚴厲的批評,尤其批評莫里森在七國集團會議上(G7)的發言以及澳洲國防部官員近期針對中國的一些發言過分刺激中國,影響了澳大利亞與中國的貿易關系。

麥高文希望莫里森(Morrison)政府在西方國家與中國的貿易爭斗中,不要做出頭鳥。

其實,在澳大利亞社群中一直有兩種不同的聲音存在。一種是激進民粹的聲音,即由個別政客挑起的對華強硬態度,他們認為中國霸凌澳州,煽動澳洲民眾與中方的對立。

其中有人建議提高天然氣和鐵礦石的價格來反擊中國對澳洲農產品進口的限制。這是不理智的聲音,澳洲政府目前不會實施這種過激的措施。

澳洲油氣行業的企業領袖大部分持理智態度,對政府目前的對華政策提出了批評,希望政府不要過分挑釁中國,維護中澳間正常的貿易關系。

澳大利亞企業領袖也向中國的經濟同行發出呼吁,希望中國油氣企業在對外發言時采取溫和的態度,不要挑起雙方民粹主義者的過激情緒,為雙方合作和關系緩和營造有利的外部環境。

關于中澳貿易關系,在斗爭策略上要注意軟硬結合。

正如澳大利亞天然氣巨頭伍德賽德(Woodside)前主席邁克爾·錢尼(MichaelChaney)所講:澳洲與中國的貿易斗爭一是需要實力,二是需要講道理。

從目前中方的各種表態及對澳洲采取的措施,我們看到中國了的實力。要贏得澳洲人自覺地與中國步調一致,需要讓澳洲感到中國是講道理的。

用大白話講,就是中國要給澳洲人一些面子,讓澳洲的有識之士們在替中國發聲時有臺階下。

如果中澳雙方一味地針鋒相對、火藥味十足,可能會起到適得其反的效果。

現在澳洲普通民眾中彌漫著一種看法,即澳洲在中澳斗爭中是受氣羔羊,不明就里的民眾跟著一些別有用心的政客起哄。

上兵伐謀,攻心為上,提醒中方在與澳方進行的貿易對壘中,需要贏得普通民眾的信任,爭取澳方更多人士的理解和支持。

3

謹防第三國趁火打劫

眼下,中澳在雙邊貿易上正在斗爭,表面上中方占了上風。

要高度警惕的是,有些國家正在圍觀。他們希望中澳雙方斗的越慘烈越好,他們好從中謀漁翁之利。

比如東北亞各國,特別是日韓,與中國在天然氣采購方面是競爭關系。

20多年來,為了占有澳洲天然氣貨源的控制權,中日韓三個國家紛紛在液化天然氣廠搶占股份。澳洲有10家液化天然氣廠,其中日資入股6家,中資入股3家,韓資入股3家,有兩家LNG企業,同時接納了日韓入股,但中資和日資是“漢賊兩不立”。

假如中方在這一時期從某一家液化天然氣企業撤資,日韓肯定會順勢而上,搶占空位。后果將是中國在澳大利亞的天然氣版圖縮小。

在這次APPEA會議上,日本天然氣公司已經嗅到商業機會,與眾多液化天然氣生產企業進行洽談,特別與目前有中資占股的企業密切接觸。

大阪油氣公司(OsakaGas)在此次會議上異常活躍,派出了超過10人的代表團,頻繁與澳洲各大石油公司商談。

假如中資在此時撤出,他們將毫不猶豫地搶占空位。遺憾的是,中資公司在這次APPEA會議上集體缺席,讓日本公司有機可乘。

北極熊俄羅斯在西方與中國進行斗爭的關口,沒有像中國期待的那樣成為共度時艱的兄弟,而是希望西方與中國的斗爭愈演愈烈,進而從中漁利。

所以中方應該從歷史上與俄羅斯打交道失利的傷心經歷中汲取教訓。

俄羅斯對這次APPEA會議非常重視,俄羅斯駐澳大利亞大使帕羅夫斯基(AlexeyPavlovsky)博士親臨會場。俄羅斯大使在會場非常活躍,頻繁與各大石油公司接觸,同時與政府官員、包括各州的油氣主管官員,了解澳洲油氣生產方面的政策。

對于俄羅斯大使的出席,各方有不同反應。

澳大利亞權威媒體財經評論(FinancialReview)驚呼“俄羅斯來和我們搶食了!”。

俄羅斯大使為了消除澳洲油氣行業對于俄羅斯的戒心,表示:我們是來尋求合作的,不是來競爭的。

從俄羅斯大使在這次會議期間的談話,我們看出俄羅斯有兩種意圖表現無異:

1.面對中國LNG進口市場,俄羅斯希望與澳大利亞形成定價同盟,類似于OPEC組織這樣的聯盟,希望通過限制產量以共同確定對中國的出口價格。

也就是說,俄羅斯和澳大利亞有可能聯手抬高對中國天然氣出口的價格。中國所期待的則是俄羅斯和澳大利亞形成競爭,在天然氣出口上比拼價格和條件。

在這次會議上,俄羅斯的動向與中國的意愿是背道而馳的,中方應提高警惕。

2.另一方面,俄羅斯也意識到其目前LNG的生產能力是有限的。如果中國有一日停止從澳洲進口LNG,俄羅斯僅憑其自身生產能力無法填補澳大利亞離開中國市場后造成的空缺。

所以俄羅斯有可能同澳大利亞形成另一種形式的同盟,即澳大利亞將LNG賣給俄羅斯,再由俄羅斯出售給中國。

如果這種同盟真的形成,中國針對澳大利亞的貿易戰就失去了意義。相反,會增加中國在天然氣進口上的經濟成本,在國際政治上給俄羅斯更多制衡中國的手段。

因此,中方為了自身的國家利益和能源安全應該注意與澳大利亞貿易斗爭的策略,也謹防俄羅斯利用中澳貿易摩擦提高自身對中國的要價資本。

4

利用國際舞臺充分表達立場

這次APPEA會議不僅給澳洲國內企業、政客、學者提供了良好的交流機會,同時也給國際業者,包括政府機構,提供了機會。

往年的APPEA會議,中資機構都會派員參加會議并積極參與討論,遺憾的是在這次會議上,中方機構集體缺席。

其實,這次大會是難得的交流機會,中方可利用這個場合結交朋友,清楚表達中方企業的合理訴求,爭取澳洲同行的理解,并尋求在貿易爭端中得到同行的支持。

需要提醒的一點,我們的競爭對手,包括日本、韓國,都在趁中國缺席的檔口,積極和澳洲本地公司的接洽,爭取自身利益最大化。

這里面有一種可能,即他們的洽談內容有可能在中方不知情的情況下損害中資企業的利益。

在中方,目前有一種現象是“關起門來當戰狼,走到戶外做綿羊”。

很多人習慣于在國內閉起門來,在自家院內義正言辭地批判國際對手,但一旦到了國際場合、有了發言機會,卻往往三緘其口,不表達自己的立場,甚至干脆放棄參與國際交流的機會。

所以,我們想表達不同觀點、甚至是對對方的激烈批評,也要當著對手的面去發聲,不然,對方怎么知道你的立場。

澳大利亞天然氣巨頭伍德賽德(Woodside)前主席邁克爾·錢尼MichaelChaney講道:“中資企業要贏得世界的尊重,首先要成為世界的一員。要利用國際場合參與與國際大家庭的交流,甚至是爭論。”

來源:中國能源網





聲明:該文章來源中國能源網,僅作傳播以供參考,不代表本公司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如果您發現公眾號上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本公司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本文網址:http://www.rachelallyn.com/news/490.html

關鍵詞:

最近瀏覽:

聯系我們

地址:連云港市經濟技術開發區花果山大道868號創智大廈16樓         電話:0518-85780823  客服:1549964972

企業名稱 |  連云港海泰新能源有限公司   備案號:蘇ICP備12000000號   技術支持:江蘇久山 

熱推產品 | 主營區域: 江蘇 山東 浙江 安徽 河南 河北 湖北 山西 遼寧 陜西

1558314718491468.jpg

  • 在線客服
  • 聯系電話
    18151256277
  • 在線留言
  • 手機網站
  • 在線咨詢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
    久久99